中原信息网,难题富豪玩转

 

图片 1

10月24日上午9时30分,香港东区裁判法庭开庭审理了一起串谋诈骗案,涉案的7人被廉政公署起诉在上海地产控股有限公司(已除牌)收购上市过程中有犯罪行为,这其中包括原上海地产执行董事龚倍颖、财务总监罗赫曼(音译)。上海地产前主席周正毅也牵涉在内,裁判官已批准廉政公署的申请下发手令通辑其归案。
香港东区裁判法庭并未当庭宣判,裁判官麦健涛宣布案件将推迟至11月14日再审。
案件下月再审,6人可担保外出
香港最高司法机构新闻及公共关系处负责人发给晨报记者的庭审材料中显示,这7名被告分别是原上海地产执行董事龚倍颖、财务总监罗赫曼,中银国际亚洲有限公司(下称中银国际)董事总经理吴思炜、副总裁林丽珠,顾恺仁律师事务所合伙人顾恺仁、范楚文,的近律师行合伙人黎寿昌。
7名被告中除龚倍颖正在服刑不允许保释外,罗赫曼、吴思炜、林丽珠只需支付10万元港币的保证金即可担保外出,而其余3人除保证金外还需再付10万元港币的现金才可担保外出。
在审理中,7名被告没有进行庭上答辩,答辩程序被推迟至下月14日的审理中。法庭规定,在下次审理之前,担保外出的涉案人员只能在报住的地点居住,如需变更必须在24小时之前通知廉政公署,保外期间不得直接或间接地与证人进行联系。但法庭并未限制这6人不得离开香港,也没要求他们必须定期到警局报到。
周正毅涉嫌两起串谋诈骗
廉政公署对这7人的指控,都与原建联通有限公司(“上海地产”前身)收购上市案有关。记者在庭审材料中看到,5项指控中有一项控罪指龚倍颖等7人涉嫌串谋周正毅及其他人士诈骗香港联合交易所有限公司、证券及期货事务监察委员会及“建联通”的现有股东和准股东,在收购“建联通”时发表的联合公告、收购建议和回应的综合文件上弄虚作假。
除此之外,龚倍颖、黎寿昌、顾恺仁和范楚文还涉嫌与周正毅及另一人士串谋诈骗,在修订“建联通”的组织章程及成立执行委员会所发布的公告和通告中作出虚假陈述。
记者发现,这些控罪全部于2002年4月至2003年10月间发生。
周若入港将随时可能被缉拿
香港廉政公署高级新闻主任谢煜校在接受记者采访时透露,在对“建联通”收购上市案件的调查中发现周正毅也牵涉在内,因此向裁判官申请并通过了对周正毅的通缉令。
2005年9月,由于周正毅涉嫌在2001年10月至2003年5月间伙同他人诈骗香港一上市公司的股东,又未能在香港发现他的行踪,香港廉政公署曾发出对他的通缉令。“这次的通缉令不是之前的重复,而是因为这起新的案件。”记者在香港廉政公署的官方网站上看到,“周正毅”这个名字依然高挂在“被通缉人士”的首位,其罪名为“串谋诈骗”。
“通缉令虽然下发了,但我们要实施拘捕却有一定困难。”谢煜校告诉记者,由于香港与内地之间暂时没有移交协议,因此只有当周正毅在香港或与香港有引渡协议的国家或地区出现时,廉政公署才可以实施拘捕。“这并不代表我们的通缉令是无效的,廉政公署将密切关注周的行踪。”
对于前日的审理,谢煜校表示,在案件移交给法院后廉政公署不便再发表评论,但周正毅等案件相关人员的归案工作,还将由廉政公署负责。周正毅只要在香港出现,就随时有可能被廉政公署缉拿归案。而周的妻子前上海地产总经理毛玉萍2006年1月因串谋造市等罪名被香港高等法院判刑3年半,目前正在香港服刑。案情
伴随着香港廉正公署的起诉,周正毅苦心经营的“上海地产”的神秘面纱开始被撩开,也正是因为“上海地产”问题的爆发,这位昔日的“上海首富”再次陷入被控诈骗的泥潭。
据悉,周在鼎盛时期,曾拥有内地、香港4家上市公司:英雄股份(600844,后改名“大盈股份”)、海鸟发展(600634)、上海商贸(01104,HK)和上海地产(00067,HK,已下市)。
如今,除海鸟发展外,周正毅当初在股市下大气力布下的4枚“棋子”已失3颗,证券人士分析,周在股市东山再起的余地已有限。
“上海地产案”浮出水面
在周被抓捕前,“上海地产”一直是他最为得意的项目,其成立要追溯到2002年4月。
当时,中银香港向周正毅提供高达21.6亿港元的过桥贷款,为其收购“建联通”融资,中银国际在此项收购中为周正毅一方担任财务顾问。周通过收购“建联通”达到买壳上市目的,随后将公司更名为“上海地产”。
对于这起收购,“建联通”时任总裁芮思迈曾说:“作价理想,可谓带来优厚回报。”并向所有股东解释,在科网股前景欠佳,市场气氛偏淡的情况下,股权仍能以高溢价出售,他对交易感到相当满意。
显然,在当时这是一起双方皆大欢喜的交易。即使一年多后,即2003年9月,周正毅因涉及中行贷款案被上海检方批捕;次年6月被上海第一中院以操纵证券交易价格罪、虚报注册资本罪判刑3年,也没有显露周正毅被控罪名与中银香港贷款案及收购“建联通”有关。
但在近日香港廉政公署对周等人的起诉中,症结却是周正毅涉嫌串谋其他人士诈骗香港联合交易所有限公司、证券及期货事务监察委员会及“建联通”的现有股东和准股东,在该上市公司的收购交易中,不诚实地诱使公司股东接受较低的收购价。
从先前的“各方满意”到如今的“串谋诈骗”,在“上海地产案”中周究竟如何巧妙地欺骗了各方,目前的几个受害方却都讳莫如深。香港联合交易所在接受晨报记者采访时,以“香港交易所不会评论个别上市公司的个案”为由拒绝对此回答。
但从香港廉政公署大范围拘捕了包括上海地产、中银国际高层及相关律师在内的几名被告,已经显露出“上海地产”违规所涉及的面之广和复杂。
而在今年年初,周正毅妻子毛玉萍因操纵“上海地产”股价获罪入狱。毛入狱缘由正是由于当年中银香港在贷款协议中注明,周正毅须将“上海地产”股份作为抵押,如抵押
股票总值的六折低于贷款额,则周须向中银香港支付抵押差价。为了维持上海地产股价高于上述“安全线”,时任上海地产总经理的毛玉萍遂开始操纵股价的造市活动。而由此次香港开审的“上海地产案”可见,周也扮演了不光彩角色。
不过,周正毅当年又是如何让“诈骗阴谋”的受害方“相当满意”,至今仍然是一个待解之谜。
因“农凯案”周已服刑3年
周在被香港盯上之前,已因“农凯案”在内地服刑3年。2003年5月27日,周正毅因涉嫌虚假出资罪被监视居住,同年9月5日因涉嫌操纵证券交易价格罪和虚假注册资本罪被逮捕。
2004年6月1日,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对周正毅一案作出一审判决:“被告人周正毅犯操纵证券交易价格罪,判处有期徒刑2年6个月;犯虚报注册资本罪,判处有期徒刑1年,决定执行有期徒刑3年。”周正毅担任董事长和法人代表的上海农凯发展集团有限公司因犯有操纵证券交易价格罪,判处罚金3300万元,同时犯虚报注册资本罪,判处罚金700万元,决定执行罚金4000万元。
周还于1998年10月至2000年9月间,采用将虚增的7亿余元资本公积金转为实收资本的手法,使用虚假验资报告,欺骗公司登记主管部门,取得公司登记,把上海农凯发展(集团)有限公司的注册资本从人民币1亿元增至8亿元,虚报注册资本人民币7亿元。

上海农凯发展(集团)有限公司原法定代表人周正毅

周正毅 (金羊网)

图片 2

点击此处查看全部财经新闻图片

       
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21日依法对上海农凯发展(集团)有限公司和周正毅上诉案作出终审裁定,驳回农凯集团和周正毅的上诉,维持一审原判,即判处周正毅有期徒刑16年,农凯集团罚金人民币335万元。

  

       
数年来,周正毅案波澜起伏,广受社会关注。仔细剖析周正毅案,我们可以清晰地看到一个“问题富豪”的“资本魔方”:他制造电解铜交易假象,骗取80余亿元银行贴现;他用一家企业的资金收购了同一家企业的股权;为了获取炒股资金,他以百万元的房产、现金行贿国家工作人员。如今,这些黑幕一一曝光。

农凯集团成了周正毅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犯罪的工具 本报资料图

被“买卖”的电解铜

    本报记者 蔡国兆 彭友

      
1997年12月,周正毅注册成立上海农凯发展(集团)有限公司,担任法定代表人、董事长。从1998年到2003年,农凯集团先后设立、收购了10多家关联企业。这些公司的公章、财务专用章都由农凯集团办公室保管,各公司要用印章都需要填写《农凯集团印章申请单》。至于资金的使用,只有周正毅一个人说了算。

  中共上海市委代理书记、市长韩正昨日在上海“两会”上通报了社保资金案与周正毅案查处情况。经初步核实,周正毅涉嫌虚开

        为了获取银行贴现资金,虚构交易是个“很好”的方法。从1999年1月到2003年5月,周正毅安排农凯集团旗下各关联企业虚构购销合同,进行电解铜的循环交易。“交易”进行过程中,就可以虚开增值税发票,开具商业承兑汇票和银行承兑汇票,用交易之名到银行贴现。每笔“交易”形成,就会有一笔贴现资金到手。多笔“交易”循环往复,资金就源源不断进入农凯集团账上。

增值税专用发票犯罪和行贿犯罪,并且数额特别巨大。

       
为了掩人耳目,农凯集团原财务部经理戴某还向周正毅建议,叫一家外单位一起参与,因为纯粹内部企业之间进行交易可能让银行看出问题。周正毅于是指使人与利源公司、农投公司(后也成为农凯关联企业)联系,让这两家公司配合进行电解铜循环交易并进行贴现。

  韩正说,有关方面目前已初步查实了周正毅涉嫌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犯罪和行贿犯罪的大量事实。侦查结果表明,在周正毅的直接授意和指使下,农凯集团公司为达到为企业制造虚假信息和从银行获取巨额资金的目的,虚设贸易背景,通过其下属的10余家关联企业相互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并以商业存贷汇票向银行提现的方式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数额特别巨大。专案小组同时还发现,周正毅在从事期货交易过程中有行贿行为。在因犯罪被羁押后,周还通过亲属向有关看守行贿。

       
审计报告显示,农凯集团及其关联企业实际购销电解铜14.86万吨,最后形成账面购销的电解铜则达到199.7万余吨。其间,农凯集团旗下的16家企业之间,以及与利源公司之间,共计虚开增值税发票4.02万份,形成245个循环!

  周正毅系原农凯集团董事长,2003年9月被判刑,2006年5月刑满释放。最近,上海市人民检察院在查案过程中又发现有关周正毅的新犯罪事实。去年10月,上海市公安、检察部门对周以涉嫌行贿犯罪为由立案并监视居住,目前已被逮捕。案件正在进一步侦查过程中。

       
农凯集团用这种手段向银行贴现84.22亿余元,扣除利息后实得82.3亿余元。这些资金中,有19.58亿元被投入证券公司账户炒股,有9.98亿元用于归还贷款,企业内部使用22.1亿元,其他款项则被用于归还到期票据款等事项。

  韩正还通报了社保资金案查处情况。韩正说,社保资金案查处过程比较顺利,目前绝大多数涉案人员都已进入司法程序,分别由上海检察院、吉林检察院和安徽检察院分头受理。

用英雄股份的钱收购英雄股份

  据介绍,案件涉及上海市管干部11名,其他涉案人员10多名。这些人员都涉及以权谋私、收受贿赂的重大问题,韩正说,这些人员的问题“不仅是违规,背后是以权谋私,索贿受贿”。(来源:上海

       
2001年11月,周正毅安排旗下农产化、农投两家公司与上海轻工控股公司签订协议,农产化受让轻工控股手中15%的英雄股份股权,农投公司则向轻工控股交付“壳费”3000万元。

证券报)

       
根据协议,如果收购不成,这3000万元“壳费”将不再返还。收购英雄控股的这部分股权需要2亿余元资金,周正毅没有这么多钱,又不想让3000万元“打水漂”。于是,2002年11月,他与农投公司总经理唐海根、农投公司委派到英雄股份的总经理翟世强等人商量,向英雄股份拿钱。

    相关报道:

       
当时,农投公司与英雄股份合作在上海金山区亭林镇有一个生猪屠宰项目。英雄股份总经理翟世强向金山区亭林镇对外经济发展公司(亭林公司)的相关人员说,英雄股份打算就生猪屠宰项目向国家申请补助资金,需要资金到位证明,英雄股份会把1亿元资金划到亭林公司账上,然后马上划回英雄股份,得到亭林公司的同意。不过,账款到位后,并没有像翟世强说的那样划回英雄股份,而是直接到了农产化的账上。

   
上海检察院检察长称周正毅案正在侦查中

       
期间,英雄股份对资金几乎没有进行监管。据英雄股份原董事孙某在法庭上证实,向金山亭林公司投资1亿元,是英雄股份董事会通过表决方式批准的。直到2003年底英雄股份追讨这笔钱时,才知道在付给亭林公司的当日就转到农产化的账上了。

       
为了支付2亿余元的股权转让金,在从英雄股份转账1亿元之外,农产化还曾向上海英雄实业公司借款1.065亿元。为了归还这笔钱,翟世强等背着英雄股份董事会,擅自决定将英雄股份资金1.065亿元划到农产化账上,用于归还英雄实业。

       
周正毅、唐海根、翟世强等人挪用英雄股份的资金2.065亿元,直到案发前都未退还。在案件审理期间,周正毅才退出全部挪用资金。

一套房子“贿”来1.7亿元炒股资金

       
1997年前后,黄锡熊是上海商品交易所总会计师、上海期货交易所结算部负责人。为筹措资金进行股票交易,,周正毅多次向黄锡熊行贿。

       
2001年3月下旬的一天中午,黄锡熊、周正毅由专职司机开车,去杭州给黄锡熊买房子。为避免“麻烦”,黄锡熊让周正毅用周本人的名义购买,“借”给黄锡熊使用。于是,周正毅以“周振毅”的名字签订合同,一次付款100余万元。他还把剩下的20多万元送给黄锡熊用于装修。

       
黄锡熊对周正毅也是投桃报李。2001年5月到8月,上海商品交易所、上海期货交易所的1.7亿元资金投入西南证券公司上海定西路营业部等证券公司,名义是“国债回购(行情股吧)”,其实马上就转到农凯集团实际控制的上海金凯物资实业有限公司等机构的账户上,由周正毅用来炒股。

       
从交易所借钱炒股,违反了国家法律法规。根据《国务院期货管理暂行条例》,期货交易所不能从事信托投资、股票交易、非自用不动产投资等与其职能无关的业务;根据财政部《关于商品期货交易财务管理暂行规定》,对会员投入的资本以及其他属于会员的资产,不能用于其他经营目的;中国人民银行的《贷款通则》规定,不得用贷款从事股本权益投资。

       
2001年春节前夕,福建兴业银行上海分行行长助理王沪军应邀来到周正毅办公室,周正毅拿出一个纸袋交给王沪军,其中有40万元人民币现金。当年3月到12月,农凯集团关联企业上海海鸟电子股份有限公司就违规获得银行贷款9亿元,其中4.6亿元被用来炒股。

相关文章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